MickyU

艳 雪 之 樱(三)

弟弟的秘密(下)

又又♂ 小生
指 ♂女干

撸 否开车好累
老规矩,评论里放地址


卡索拿一血没疑问,第二个给谁吃呢,大家来点意见

艳雪之樱(二)

弟弟的秘密(上)

ooc
双♂姓
乱♂论
味成♂年

lof有毒发不上来,丢云盘了

链接在评论

艳雪之樱(一)

ooc,无♂节♂操,双♂性,N♂P,人♂兽play,人♂鱼play,大♂肚play,生子,为开车写的

—————————————————————————

冰火大战爆发,冰幕被毁,冰族无力抵抗,火族大军兵临城下。冰王秘密召见王子卡索,随后冰族最小的两位王子消失在刃雪城。

卡索坐在疾驰的马车上,黑发黑眼,看起来就是一位英俊非常的贵族公子,他眉头紧皱,目光不曾从怀中的人儿身上离开。

“卡索,冰幕已经毁了,只有六叶冰晶才能修复,重建我族就靠你了!”
“父王,那六叶冰晶在哪儿?”
冰王仿佛一夜之间苍老了很多,他张了张口,欲言又止,最后似乎下定了决心,权杖一晃,白光闪现,地上出现一位少年,他紧闭双眼似乎陷入沉睡。
“释!”那位少年正是卡索最爱的弟弟,三界第一美人莲姬的亲生儿子,樱空释。“父王,释怎么了?!”卡索急道。
冰王长叹一口气,道“卡索,樱空释体内已经种入我族圣物冰核,只有冰族王室的精血才能使冰核开出冰蕊,樱空释拥有冰族和人鱼族血统,开出冰蕊后日夜浇灌其他四族精血便能产出六叶冰晶。”
什么!!!冰王所言对卡索来说犹如晴天霹雳,“为什么是释!他还是个孩子!!!”
“这个秘密,我们保守了近百年,从他出生的异相开始,大祭司就密禀他是千年才会出现的圣体。他怀有异香,身体构造异于常人,而且在和冰族最强的神结合前,毫无灵力犹如凡人。而你,卡索,我最爱的儿子,我族未来的王,就是樱空释的命定之人。”冰王紧握住权杖,浑浊的双眼射出锐利的光“我们冰族世代维护三界和平,不能在我手上断送,为了三界苍生,牺牲一个儿子算什么!”

卡索收紧了臂膀,怀中的雪白的千年狐裘里露出一张天真无邪的脸,红润的嘴角微微翘起,仿佛做了什么美梦,他蹭蹭卡索结实的胸膛,卡索凑进耳朵,听见少年轻声的呓语:哥⋯⋯好热⋯⋯




太污了,都不好意思发

[幻城同人][熊释]少爷不可以(2/?)

终于更新啦啊啊啊啊啊,超爱这文

『NEVERLAND』:

全文链接tag: 少爷不可以


CP:熊王辽溅/樱空释


Rating: 粮食向,非无差,斜线代表攻受。


Warning:现代AU。粗口,三俗,三观不正。肯定OOC。


                  顺便真的有“冰”姓,“火”姓,老祖宗真会玩。




这章交代背景,挺无聊的……


======================================




  【3】坐在骨灰旁边听辽溅蜀黍讲那过去的故事


  


  辽溅一脚踩上黑风的肋骨,骨头断裂的脆响混合着痛苦的呻吟让他浑身上下每一个毛孔都透着舒坦。


  他毫不客气地又用力碾了碾,俯视着黑风扭曲的五官觉得特别下饭。


  一开口却喉头一甜。


  好在辽溅毕竟是大风大浪做了快十年大佬的人,“呸”的一声,气贯长虹,吐在了黑风脸上。


  底下一众小弟立刻跟着很撑场子地嚎起来,一时间,地动山摇,很有狼窝里进了兔子的气势。


  头狼辽溅在这呼声中抬起了手,接过一柄恭恭敬敬递过去的铁锤。


  一扬一砸,激起声声沉重的闷响。


  血沿着地砖的缝隙肆意流淌,渐渐兜不住,漫得整个地面都是粘稠咸腥的红。


  哦,还混着飞溅出来的脑浆。


  小弟们开始越嚎越小声。


  辽溅砸痛快了,仰脖子又是顺心惬意的一嗓子,四周极静,衬得滴滴答答的红锤子“哐啷当”丢地上的声音格外响亮。


  乏了,辽溅坐在黑风尸体上抽小弟点上的烟。


  这些事情,发生在樱空释给他开了铁索后的第三天。


  辽溅用拇指挠了挠后脑勺,冲自己的狗头军师招手。


  “你,帮我去找个人。”


  


  樱空释隔天就给辽溅找来了把万能钥匙,辽溅背着手让他鼓捣了会儿,锁居然就开了。


  辽溅一边抖胳膊甩腿地舒经活络,一边睐着眼睛打量正式升格的“救命恩人”。


  太阳光下的樱空释看起来更小了点,半长不长蓬松柔软的头毛,秀气的不行的浅蓝色外套,袖子有点长,手缩在里面就只能看见反扣着衣袖的白嫩手指头。


  樱空释发现辽溅在看他,就又背起手挺起胸,看着应该是在拿乔。可他到底还是少年人身量,虽然长得不矮,但跟真五大三粗的辽溅面对面,是没什么威慑力的。


  “不用我去给你找人什么的?”


  “开了锁就没你啥事了。”辽溅揉了揉手腕,他注意到樱空释努力吸着鼻子,想想自己三天没洗澡估计味道是不怎么样,难为小少爷不离不弃。他有些促狭地又上前一步,肚子里憋着笑地看樱空释的眉头猛然一皱,心情就又好上了几分。


  “谢了。”得寸进尺的手掌按上了樱空释紧绷绷的肩膀,“嘴角怎么了,被人给打了啊?”


  昨天来的樱空释是好手好脚没磕没碰的,今天嘴角青了一块,破了皮,还有点肿。辽溅瞪圆了眼睛瞅,脑袋里还残存着点昨晚天马行空的脑补。


  谁动了我的虾饺?


  辽溅想问。


  辽溅很想问。


  樱空释没接他茬,眼珠子一转:“你确定不要帮忙了,给你个防窃听电话什么的?”


  听听,高科技啊,国家栋梁啊。


  “我有自己的计划,你个小屁孩别瞎掺和。”


  樱空释看向辽溅的眼神总是带着点若有似无的亲蔑,让辽溅琢磨不出到底是谁给他的自信能在他面前这么人五人六。他们之间又来回了几乎可有可无的屁话,没话找话的小崽子终于有点山穷水尽,憋出一句“那你小心点”,听起来倒有几分真诚的担忧。


  辽溅仔细地看了他几眼,嗤笑了声:“怕我死了报答不了你啊。行呀,先跟老子说说你要什么?”


  话挑的这么明白突然有点没意思,两人都好一会儿没言语,辽溅挠了挠鼻子,又用肩膀撞了撞小崽子。


  “辽叔叔……”


  辽溅抬手就拍了樱空释一脑袋瓜。


  “叫什么呢!”


  樱空释眸光闪闪烁烁,明显忍着脾气的咬了下嘴唇:“……溅叔叔……”


  妈的,可爱。


  辽溅搓着手掌不呼噜他了,耐心地等他提要求。


  就算是要天上的星星我也……


  “我要熊家保管的那六个数字。”


  辽溅站直了。


  “——你再说一遍?”


  


  所谓的六个数字,其实是一串密码的一部分。


  这个事情说起来有点魔幻现实主义文学。


  辽溅所在的H市,其实是座老城。几朝几代,沧海桑田。现在还有多处残垣断壁在旅游业发挥余热,为拉动本地GDP贡献微薄的力量。如今H市成为全国交通要道,经济中心,政zhi中心,三位一体,堪称地图界的玛丽苏,与历来多少代居民的奋勇拼搏密不可分。


  H市市中心正正经经一块最贵的地皮以政府的名义买下建了个堪比迪拜帆船酒店的——博物馆。你从正门进去,是一左一右两尊顶天立地的人像,一个金碧辉煌嵌百来颗精雕细琢的红宝石,一个晶莹剔透八心八箭真闪瞎眼磕掉牙大钻石,这两位就是当初这片土地最早的拓荒者——火王和冰王,虽然称王,但其实和部落酋长一个意思。人像身后绵延出的两面墙齐头并进,互不相容地写满火家和冰家的发迹史,谁也不能比谁少一个字,谁也不能比谁前一毫米。整个博物馆,实际上是火家和冰家两个家族的“吹牛逼比赛”观摩馆。


  


      火家和冰家如今已经传了几千代孙,虽然姓氏可能不再延用,但血脉却一直流传,且两族人都用自己的方式,保证了每一代都有唯一的继承人来发扬家族产业。


  握得越紧的拳头越有力量,显然是两族人的共同经验。


  神奇的是,火族和冰族一开始算互相扶持的好友,不知什么时候突然交了恶,具体原因两边都有各自的说法,总之没有无缘无故的仇恨,一代接一代,从老死不相往来,渐渐就成了宿敌,谁都没能彻底搞死谁,谁都把谁恶心一辈子。


  如果这是一部童话故事,那必然有正义和邪恶之分。然而现实是冰火两家都混得权势滔天,家财万贯,同时全都脚踩黑白,五毒俱全,区别只在于火家喜欢搞近亲‘相jian’,他涉足的每一产业必须都攥在流着火家血的人手里。冰家喜欢搞手拉手好丽友,结盟结的五湖四海三教九流。


  辽溅先祖姓熊。熊族当年和冰族是有过命交情的同盟。具体说来,就是很久很久以前,还是围着篝火,排排坐吃果果的年代,冰族、熊族、千灵族、寻梦族、神医族几位族长在某年某月某日心血来潮,杀了一头白牦牛,结了异姓兄弟,然后当晚就夜袭了火族的部落,干了他们个底朝天,实现了冰族历史上第一次称王的飞越。


  一起操别人屁股的友谊总是特别牢固,何况之后,还坐地分赃升华了革命情谊。


  这种‘同盟’情谊一直延续到了现代,虽然熊族、千灵族等几族人没有壮大到冰族这样的声势,但好歹都起码在一方产业上站稳了脚跟,当然,这与冰族在其中的斡旋和扶持大大滴有关系。


  现在冰族的掌权人叫凛弨,他曾祖父还活着的时候,曾经借着自己儿子的婚礼,把熊族、千灵族、寻梦族和神医族的当家都召集到一起,给了他们每人六个数字的密码,据说凑在一起连同冰家人手里的钥匙可以开启在瑞士银行的一个至尊VIP保险柜。


  关于保险柜里到底有什么,曾老爷子的原话是“可以拯救冰家人命运的财富”,这话说得很中二很装逼,以至于辽溅在初次听到这个故事的第一反应觉得“冰家掌门人是不是探险小说看多了还是磕high了在说胡话”,随即就挨了他爹的一个暴栗。辽溅爹揍完,慢悠悠地说了六个数字,然后对辽溅说:


  “背。”


  接下来就是一段非常痛苦的时光,记六个数字对辽溅来说当然不是难事,恶心在他爹总是出其不意要抽背,吃饭吃的好好的,让辽溅把数字背一下;走在路上要去谈生意前,让辽溅把数字背一下;辽溅急着上厕所,他爹出脚绊他一跟头,让他把数字背一下。


  后来辽溅意识到他爹总是在心情不好的时候抽他背数字,本质可能只是找他的不痛快来减自己的压。


  这种状况持续了一个月让辽溅对那六个阿拉伯数字倒背如流顺便深恶痛绝。


  随后他爹消停了三年。


  三年后的某天,辽溅爹和辽溅正在河边沉尸,尸体扔完,父子两个悠闲地互相开烟。凉风习习中,辽溅爹的声音悠悠传来:“唉,你把那六个数字背给我听下。”


  辽溅内心咯噔了一下,他吞吞吐吐背了,错一位,中间两个还颠倒了。


  辽溅下去喂了会儿鱼。


  十二岁的辽溅爬上来的时候终于毛了,抖着一身滴滴答答的水计划弑父。


  “他娘的这有完没完?”


  他爹眺望远方忙着吞云吐雾,用枪指着亲生儿子教给他做人的宝贵经验——枪杆子里出政权。


  一根烟尽了,辽溅爹才垂下眼看向自己的儿子。


  “没完才是好事。”他最终说,“背。”


  辽溅当时不太明白,现在大约是懂了。


  一直到今天,还没有人开过那个保险柜。


  那个保险柜是冰家的定海神针。


  是沙漠中的最后一个苹果。


  是薛定谔的盒子。


  是证明没血缘的五族还坐一条船的证据。


  这个盒子,这串密码。


  没用就是最大的用处。


  


  樱空释望着辽溅,眼睛亮亮的,声音稳稳的。


  “我要熊家保管的那六个数字。”


  “你以为你是谁?”


  “我是冰家的儿子。”


  “你说你是凛弨的儿子,你有什么证据吗?”


  “你要什么证据?”


  “冰家子孙都有刻着家族族徽的物件作为凭证,你有就拿给我看看。”


  “……我的丢在家里了,是不是我带来你就把密码告诉我?”


  辽溅深吸了口气,他感觉到随着自己的呼吸多日来蜷缩的筋骨发出咔哒咔哒的响声。他居高临下地俯视着自称是冰家后代的小子。


  三个月前,他听说冰家出了事,凛弨进了局子,居然还捞不出来。


  之后他又听说,冰家老宅被一把火烧了个干净,灰堆里扒出七八具尸体看不出谁是谁。


  一个月间,皇柝的爹进了疯人院,星旧当了二五仔跟了火家,潮崖联系不上,接着自己在交易的路上被人反了水。


  星旧给辽溅传的最后一个消息是叫他自己小心,他说冰家这一代的继承人叫卡索,起火后人不见了,拜托辽溅留心一下。


  就算辽溅脑子糊了那人不叫卡索吧,但三个字还是两个字他还是记得清的——没办法,拜冰家所赐,对数字敏感。


  “拉倒吧。”辽溅这回呼向樱空释的巴掌一点都没留力气,“随口诌的你还真上套了,有屁个族徽,干!”




TBC


感谢大家的留言和点赞,就不一一回复了。

[幻城同人][熊释]少爷不可以 (1/?)

『NEVERLAND』:



CP:熊王辽溅/樱空释


Rating: 粮食向,非无差,斜线代表攻受。



Warning:现代AU。粗口,三俗,三观不正。肯定OOC。


恩,就是想写一发【对外一条龙对上怂成虫的糙熊下属→冷冰冰双标小少爷】的故事。




《冰火九重天骨科欢乐多·城》这部剧我看到现在,有很多开车梗,硬是找不出让我开车的攻,我觉得主要是编剧的锅。


缺乏开新车的钥匙 ┒-


全世界大概就我一个傻x在写这对儿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哭唧唧




没有下一次了我讲真【。


再搞,下一次就是拉郎了,我讲真again【【。


=============================================




  【1】N人行,必有神经


  


  “我觉不觉得释少爷有点怪?”


  辽溅说完这句话后就拿眼瞟桌对面的片风。


  片风正在擦枪,擦一把放一把,每一下挨着桌面硬是撞不出一点儿声响。


  就跟他人一样,大半天憋不出一个响屁。


  一会儿桌面上就平平稳稳放了大大小小七把枪,片风还是个锯了嘴的葫芦。


  他停顿了下,看起来颇为满意,接着重新拿起一排枪最右的那一把。


  擦第二遍。


  桌底下,辽溅狠狠踢了他一脚。


  片风抬眼:“哦。”


  辽溅蹙眉。


  片风迟疑了下:“哦?”


  辽溅吸气吐气,一口气,生生从心肝脾肺肾里一起叹出来。


  “我觉得他看卡索的眼神不太一样……”


  “不是那种弟弟看哥哥的眼神……”


  “就那种……唉……怎么说呢……”


  “一个做弟弟的对当哥的也忒好了。”


  “你说卡索感不感觉的到?”


  “不过卡索对释少爷也挺好的。”


  “但他对他的好和他对他的好看起来不太一样……”


  “这是一种直觉我跟你说……”


  “你说……”


  片风又把枪重新擦好了一遍,亮的能倒影出他波澜不惊的脸孔。


  他歇了下手:“所以呢?”


  辽溅吸了下鼻子:“我觉不觉得释少爷有点怪,特别是最近?”


  他不厌其烦地又问了一遍,还加了个强调状语,同时挪动屁股离得片风更近了点,看起来像是在密谋什么大事。


  “有……点……吧?”片风望着辽溅的表情一个字一个字问。


  辽溅惊喜地点了点头。


  “SO?”片风问。


  辽溅又不高兴了:“你这人怎么这么没好奇心啊,你这样做人有什么意思啊!”


  片风手指一阵抽搐,隐隐一个扣扳机的手势,最近的一把枪距离他不到3厘米。


  “我们不该太管冰家的事。”他还是面无表情,并且终于握住了那把枪开始擦第三遍。


  “冰家的事不就是我们的事,前天不还说是一家人了吗。”辽溅更生气了点,抡圆了手掌推了他一下,“没话啦,还有啥想法没有?”


  现在轮到片风从心肝脾肺肾里叹出一口气,他深深深深看了辽溅一眼,终于说了句今天最贴辽溅心的话。


  “那你看出什么了?”


  辽溅一顿欲盖弥彰地抓耳挠腮,把耳边的鬓发都抓毛了才吞吞吐吐地说:“我觉得释少爷看卡索的眼神跟那谁看星旧的眼神有点像。”


  那谁,指的是星旧的妹妹,星轨。


  


  星旧之前算新城区买卖消息的第一人,跟卡索混了后,基本算是他们一群人主要的消息来源,他什么消息都能挖出来,简直跟住别人脑子里似的。星旧的脾气有点怪,神出鬼没,除了卡索,其他人只有晚上能见他,而且时间限定精准,九点半到十点半,过时不候。也许是不常晒太阳的原因,所以星旧脸白的吓人,远看像鬼,近看少像一点--总之比较邪门。


  有着这样的哥哥,他的妹妹更加邪门一点也不是多意外的事。


  星轨小姑娘今年刚成年,是他们这伙人里最小的一个。白白净净,娇娇柔柔,说起话清清脆脆像摇铃,看起来跟个瓷娃娃似的,然而瓷娃娃喜欢抱个“鬼娃娃”,布缝的,打着补丁,针脚线纵横交错粗糙扎手,看不出到底是个嘛玩意儿。星轨抱着娃娃一年四季不脱手,三百六十五天二十四小时永远保证鬼娃娃的脸对着外人,说不是故意的估计没人信。


  辽溅第一次见到那娃娃的时候就觉得很膈应,叫星轨拿开点。结果星轨走的时候,还把娃娃搁肩膀上一路看着辽溅渐行渐远,三十多年没生过病的辽溅当晚回家就发了高烧,搞得他以后看到星轨就本能脑仁疼。


  小姑娘有点特别的爱好也没啥,吃黑道饭的变态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就当多个技能自保。关键是这姑娘还有个特点,大概上辈子姓曹,一提就出现,无一例外,而且谁提她她就站谁后面,等人说完了,她凉飕飕的呼吸正好吹到人颈子里。


  “你找我啊?”


  --找你个姥姥啊!


  所以若非特殊情况,他们这波人都不会直接提星轨的名字。


  


  辽溅虽然用“那谁”指代星轨,但片风还是有点紧张。


  能让辽溅主动提星轨,说明这事儿他很在意,达到了“不怕死”的级别。


  片风先回头看了眼确定没人再看了看辽溅身后,搞得辽溅也回头看了好几眼。


  “……哦。”片风终于又说了个字,他慢吞吞想了会儿,“哦。”


  辽溅觉得自己后槽牙要磨穿了。


  “你觉得不是?”


  片风又很仔细地想了想:“的确像。”他肯定的点了点头。


  


  片风是团队里的神枪手,作为一个神枪手,最厉害的就是眼睛,裸视左右5.3+这种就不吹了,关键是片风眼睛很毒,他虽然不喜欢说话,但能看透很多事情。


  当年卡索找到他表明身份的第一句话就让片风看出来他没在撒谎。


  然后卡索指着梨落说“这是我朋友”片风就发现他在撒谎,应该是“我想和她耍朋友的那种朋友”但他没有说破,然后卡索说“我弟弟丢了你要帮我,我会报答你的……”他支支吾吾说了好些话,片风看出来他很急但他讲的报答十有八九是空头支票。


  事后证明这个空头支票开了不止一张。


  其他四个人信了,片风没信,但他们还是都帮了卡索。


  等一切尘埃落定后,卡索说谢谢你们相信我,片风摇了摇头。


  “我没信你,但我知道我们会赢的。”


  片风说后半句的时候看着樱空释,卡索的弟弟,冰家的小幺,正安静地站在哥哥身后,用吸管喝一瓶柠檬汽水,一口接着一口。


  


  片风看人很准。


  目前还没错过。


  他说,星轨看星旧的眼神和樱空释看卡索的眼神有点像。


  那就一定是,有点像。


  这个肯定让辽溅好一顿搓手。


  谁都知道星轨喜欢星旧,不是哥哥妹妹的喜欢,而是情哥哥情妹妹的喜欢。


  月神曾经不客气地定论这段感情--就等着一朝乱伦,日夜笙歌了。


  她还强调了下,“日”夜笙歌。


  女人看女人总是和男人看女人不一样,月神老喜欢说星轨是个碧池,既然年纪小,那就是个小碧池。


  她好像是唯一一个不怕星轨,还特别喜欢呛她的人。


  当然她喜欢呛一切活着的两脚兽。


  当然更可能是因为她自己也比较邪门。


  月神,永远的三十未满,克死了一十八户相亲对象,皇柝是第一十九个,还是自动送上门的那种。


  星轨对此的评论是:嘻嘻。


  唉,扯得有点远了。


  关键是,星轨爱着她哥,她哥显然也对她有点意思这件事情可能除了卡索外所有人都看出来了。这种乱伦的感情和他们这帮人过去乱七八糟的生活相比简直不值一提,或者说什么锅配什么盖,深井冰适合凑一块,真没什么大不了的。


  但现在辽溅还看出来樱空释“可能”“也”“爱着”他哥,并且得到了神级鉴赏师片风的肯定。


  这就让辽溅好一阵头晕目眩。


  虽然他们这帮‘乱臣贼子’效忠了卡索,但卡索和樱空释这两个冰家子孙注定和他们是不一样的,他俩是白的莲,洁的雪,清的水,贵的金,是不可以同流合污滴。


  辽溅咽了口唾沫,后背发烫,屁股坐不住,小腿肚打颤。


  “所以,你,你也觉得释少爷……弯了?”


  片风想了想,开始擦下一把枪,第三遍。


  “没有,这有点复杂。”片风若有所思,同时又抬起眼看向辽溅。


  


  “不过,你看着没那么直了。”


  


  【2】这是谁家的人类幼崽啊


  


  辽溅某日厕所蹲坑,不知道谁在抽水马桶后盖上放了本纯爱小说。


  他草草看了几眼,现在故事情节已经完全不记得了,就记得了四个字--识于微时。


  很像他和释少爷的初遇。


  当然这是美化过的初遇。


  事实是,当时的辽溅被人用铁链比狗还不如的栓着,樱空释灰头土脸的从天窗上翻进来。


  荒山野岭,月黑风高。


  樱空释双手抓着窗沿半个身子晃荡半天,脚还是没踩到地,摔了个屁股墩。


  看他揉屁股的动作手感应该很好。


  如果是往常的辽溅,他是绝不可能有这样背离原始设定的想法的,只不过此刻他头昏脑涨,口干舌燥,90%的身体机能处于罢工状态,剩下的10%在勉强维持基本功能的前提下怎么放飞怎么自我。他在这个城郊的废旧仓库里已经被关了三天,断水断粮,看什么都多少带了点山珍海味的滤镜。


  辽溅盯着樱空释的屁股又吞了口口水。


  樱空释爬进仓库的时候,显然没发现他。他似乎在找什么东西,东摸摸西翻翻窸窸窣窣像只偷油的小老鼠。


  月光星光手机光,晃动着细胳膊瘦长腿的樱空释像一道霍然而至的光破开了辽溅眼前浓稠的黑暗。


  锋利却温柔。


  任何有常识的人都知道,黑暗中有人拿手机照脸其效果不亚于贞子穿屏,但当樱空释慢慢摸索着离辽溅越来越近直到两人终于四目相对的那一瞬间,辽溅因饥饿而反应迟钝的大脑向他千亿个神经元突触传达的脉冲信号几乎雷同于他在欣赏一幅伦勃朗的光影巨作。


  虽然他过完这辈子都不知道伦勃朗到底是个嘛玩意儿。


  他真好看啊。


  这是辽溅的第一个想法。


  他身上什么味道啊?


  这是辽溅的第二个想法。


  ……好香。


  辽溅咧开嘴笑了笑,龇出一口三天没刷的牙。


  然后,顺利把樱空释结结实实地吓着了。


  


  三分多钟后,樱空释终于用撕下的衣服碎片给辽溅堵了鼻血。


  一开始他是准备撕自己衣服的,奈何他身上的衣服质量太好,完全没有一般狗血小说里美少年身上的衣服撕必烂的效果。他闷不吭声看得出非常努力地在旁边撕,撕得他十指发白衣服也就皱了点。


  辽溅在一旁仰着脖子流鼻血,一哼哼就感觉咸腥味往喉管里涌。


  “我的,我的,我的……”他模模糊糊地吼,好不容易等布条堵了鼻孔才把脸放下来。


  小鬼看着瘦弱,拳头劲儿倒是不小。


  两人相对无言,手机放在一边的木箱上,给他们照亮一方天地。


  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樱空释皱了皱眉憋住一个嫌弃的表情,辽溅哼了一声把左鼻孔里的布团哼到了离他脚尖几步远的地上。


  “你是谁?”少年的嗓音像一把和好的糯米团子,却夹杂着不同寻常的冷静,他挺直背脊站在辽溅身边,像株刚抽芽的小树。


  辽溅半眯着眼睛打量他,他从没见过他,看样子也不像混他一个路数的。如果身后多个书包,倒十足是个高中生的样子。哎,现在的小年轻不是喜欢追求刺激探险鬼屋什么的,看着就是这回事倒正好方便我了。


  “我是辽溅。”辽溅瓮声瓮气地自报家门,“猜你也不认识。你只要知道老子牛逼就行了。”他瞧着对面的高中生明显愣了下,嘴唇动了动没吱声。


  “我不是坏人。”他补充,“你最好信。”


  高中生没说信也没说不信,目光仍是紧紧地粘在他身上。


  “你身上有吃的没有?”


  对方摇了摇头。


  “给我去搞点来。”辽溅提着一口气怕自己说着说着就晕了,饿死事小,没面子事大。


  他本来就快撑不住了,何况还放了血,脑子越发晕的厉害,他把目光死死凝在对方紧抿的嘴唇上,他的嘴巴真好看啊,翘翘的,软软的,像刚出笼的蒸包。他嘴唇的颜色也真好看啊,像薄皮虾饺沁出的那点粉,看着就让人很有食欲。


  鉴于当时的光照条件,辽溅这段比喻毫无事实根据,可以表明他的确在失去意识的边缘,但就凭这色香味俱全的脑补,竟真给他提起一口气来。


  吃货的世界还真是可怕。


  樱空释考虑了一下,就点点头站起来,临了又把带走的手机放回来。


  这是一定会回来的意思,莫名地很贴辽溅的心。


  但他又把手机放的足够远,莫名地又有点戳辽溅的肺管子。


  辽溅朦朦胧胧看小崽子从气窗上翻出去,又看他挂着一塑料袋吃的从气窗翻进来,整个过程明明从头到尾辽溅都死瞪着眼睛没晕,回忆起来却跟断片一样一片空白,只有樱空释两次出现的身影成为鲜明的标记点。


  看得出樱空释很急,跑的有点小喘。跑到辽溅跟前时凑得近了,鼻端之前那股若有似无的甜味就越发浓烈。


  跟有什么玩意揪着心尖尖那一指甲肉狠掐了一把似的。


  “你娘的怎么磨蹭这么久!你他妈去擦香水啊!”辽溅越大声吸进去的甜味就越多,越吸脾气就越收不住,倒不是因为饿的,具体是因为什么他人太累也琢磨不清楚。


  “给我过来……”


  樱空释掏出一瓶水,辽溅双手打开一边一个给绑的很行为艺术,也就只能伸直脖子就着他的手喝,一大口又一大口,喝得喉结咕咚咕咚直滚。


  水一会儿就下去了大半瓶,趁着辽溅换气当口,樱空释把瓶子收回了身前。


  “你什么意思?”辽溅本身也不是蠢货,现在恢复了些元气,眼睛便在黑夜里都亮上了几分。


  “过来。”他又说,声音沉了沉。


  樱空释看着他,同样目光灼灼,他身上的一切色泽似乎都不浓艳,所以眼眸的颜色也是淡淡的琥珀色,在手机光下,像两颗闪闪烁烁的玻璃珠子。


  那种好看的想塞后槽牙咬几下的珠子。


  “你这次帮了我,等我脱身肯定有你好果子吃。”辽溅感动于自己语气里的耐心,想了想还努力露出个貌似忠良的笑容,爱护祖国花朵,人人有责。


  樱空释当着他的面,又生生后退了一步。他脸上不见半分畏惧,相反倒有几分掩藏不住的兴奋。他一手水一手食物的举在辽溅鼻子前,示威一般地晃了晃。


  你他妈逗狗啊!


  “辽叔叔。”他嗓音里的稚气还没脱干净,脸颊也带着一丝婴儿肥,却偏有一股子与生俱来的高傲。当然稀罕他的人看他是骄傲,不待见的就觉得那是欠揍了,“我不仅能给你食物,还能给你其他想要的东西。你总不能在这里烂一辈子吧。”


  “谁他妈是你个小逼崽子的辽叔叔。”辽溅有点好笑,“你想要什么?”


  “你先答应我,我救了你,其他事我们之后再说。”


  “我要假装答应你等你救了我,我翻脸不认人可怎么办?”


  “熊家在倒卖军火这一行当里做了几百年的龙头靠的就是一言九鼎,我想你是不会骗我的。”


  辽溅越发觉得好笑。


  看得出,这个小屁孩的胆子真不是一般的大,偏偏做事想法又带着从未入世的幼稚天真。他原来知道自己是杀人不眨眼的军火商,却还能一派肯定的说出“我信你不会骗我”这样的蠢话。辽溅知道自己如今的地位虽然仰仗了先辈,但毕竟是一脚血一口肉杀出来的,要真只是靠一言九鼎,他早就被人嚼的骨头都不剩了。他落的如今的下场,也正是一时大意被自己养的狗咬了一口。


  十几载生死与共养的人心都不可信了,还信红口白牙上下两瓣肉一碰吐出来的东西?


  他又打量了樱空释几眼,细皮嫩肉,养尊处优的操行,他的高傲源于无知,他的自信源于初生牛犊不畏虎的天真。可不就活脱脱一个离家出走的小少爷来体验人生吗。


  非富即贵,可惜是傻的。


  辽溅不吭气,故意磨着小崽子的耐心,有滋有味地看他越发紧绷的脸和举久了微微颤抖的手。


  “你说话呀?”樱空释急了,眉头拧出个小疙瘩,把塑料袋晃的直响。


  “我答应你。”辽溅龇着牙,“你帮我出去,你要什么我都答应你。”


  那一刻小鬼如释重负地咧嘴一笑,刺得他肚子又咕噜了一声。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樱空释。”


  


  辽溅很久以后想,释少爷从见自己第一面起,居然就是没有说过假话的。




TBC



【大圣/至尊宝×慕容白】情劫

超赞啊

一世木已:

【大圣/至尊宝×慕容白】情劫


微博小伙伴搞的小活动。。。指定歌曲任选CP。。。最近吃了万万西游的慕容白,拉郎一发~大话西游脑洞。。。能看懂就知足了QAQ


B站: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3555575/


土豆:http://www.tudou.com/listplay/8KXsl6OM_r8/V7ItZihiRC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