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ckyU

[幻城同人][熊释]少爷不可以 (1/?)

『NEVERLAND』:



CP:熊王辽溅/樱空释


Rating: 粮食向,非无差,斜线代表攻受。



Warning:现代AU。粗口,三俗,三观不正。肯定OOC。


恩,就是想写一发【对外一条龙对上怂成虫的糙熊下属→冷冰冰双标小少爷】的故事。




《冰火九重天骨科欢乐多·城》这部剧我看到现在,有很多开车梗,硬是找不出让我开车的攻,我觉得主要是编剧的锅。


缺乏开新车的钥匙 ┒-


全世界大概就我一个傻x在写这对儿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哭唧唧




没有下一次了我讲真【。


再搞,下一次就是拉郎了,我讲真again【【。


=============================================




  【1】N人行,必有神经


  


  “我觉不觉得释少爷有点怪?”


  辽溅说完这句话后就拿眼瞟桌对面的片风。


  片风正在擦枪,擦一把放一把,每一下挨着桌面硬是撞不出一点儿声响。


  就跟他人一样,大半天憋不出一个响屁。


  一会儿桌面上就平平稳稳放了大大小小七把枪,片风还是个锯了嘴的葫芦。


  他停顿了下,看起来颇为满意,接着重新拿起一排枪最右的那一把。


  擦第二遍。


  桌底下,辽溅狠狠踢了他一脚。


  片风抬眼:“哦。”


  辽溅蹙眉。


  片风迟疑了下:“哦?”


  辽溅吸气吐气,一口气,生生从心肝脾肺肾里一起叹出来。


  “我觉得他看卡索的眼神不太一样……”


  “不是那种弟弟看哥哥的眼神……”


  “就那种……唉……怎么说呢……”


  “一个做弟弟的对当哥的也忒好了。”


  “你说卡索感不感觉的到?”


  “不过卡索对释少爷也挺好的。”


  “但他对他的好和他对他的好看起来不太一样……”


  “这是一种直觉我跟你说……”


  “你说……”


  片风又把枪重新擦好了一遍,亮的能倒影出他波澜不惊的脸孔。


  他歇了下手:“所以呢?”


  辽溅吸了下鼻子:“我觉不觉得释少爷有点怪,特别是最近?”


  他不厌其烦地又问了一遍,还加了个强调状语,同时挪动屁股离得片风更近了点,看起来像是在密谋什么大事。


  “有……点……吧?”片风望着辽溅的表情一个字一个字问。


  辽溅惊喜地点了点头。


  “SO?”片风问。


  辽溅又不高兴了:“你这人怎么这么没好奇心啊,你这样做人有什么意思啊!”


  片风手指一阵抽搐,隐隐一个扣扳机的手势,最近的一把枪距离他不到3厘米。


  “我们不该太管冰家的事。”他还是面无表情,并且终于握住了那把枪开始擦第三遍。


  “冰家的事不就是我们的事,前天不还说是一家人了吗。”辽溅更生气了点,抡圆了手掌推了他一下,“没话啦,还有啥想法没有?”


  现在轮到片风从心肝脾肺肾里叹出一口气,他深深深深看了辽溅一眼,终于说了句今天最贴辽溅心的话。


  “那你看出什么了?”


  辽溅一顿欲盖弥彰地抓耳挠腮,把耳边的鬓发都抓毛了才吞吞吐吐地说:“我觉得释少爷看卡索的眼神跟那谁看星旧的眼神有点像。”


  那谁,指的是星旧的妹妹,星轨。


  


  星旧之前算新城区买卖消息的第一人,跟卡索混了后,基本算是他们一群人主要的消息来源,他什么消息都能挖出来,简直跟住别人脑子里似的。星旧的脾气有点怪,神出鬼没,除了卡索,其他人只有晚上能见他,而且时间限定精准,九点半到十点半,过时不候。也许是不常晒太阳的原因,所以星旧脸白的吓人,远看像鬼,近看少像一点--总之比较邪门。


  有着这样的哥哥,他的妹妹更加邪门一点也不是多意外的事。


  星轨小姑娘今年刚成年,是他们这伙人里最小的一个。白白净净,娇娇柔柔,说起话清清脆脆像摇铃,看起来跟个瓷娃娃似的,然而瓷娃娃喜欢抱个“鬼娃娃”,布缝的,打着补丁,针脚线纵横交错粗糙扎手,看不出到底是个嘛玩意儿。星轨抱着娃娃一年四季不脱手,三百六十五天二十四小时永远保证鬼娃娃的脸对着外人,说不是故意的估计没人信。


  辽溅第一次见到那娃娃的时候就觉得很膈应,叫星轨拿开点。结果星轨走的时候,还把娃娃搁肩膀上一路看着辽溅渐行渐远,三十多年没生过病的辽溅当晚回家就发了高烧,搞得他以后看到星轨就本能脑仁疼。


  小姑娘有点特别的爱好也没啥,吃黑道饭的变态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就当多个技能自保。关键是这姑娘还有个特点,大概上辈子姓曹,一提就出现,无一例外,而且谁提她她就站谁后面,等人说完了,她凉飕飕的呼吸正好吹到人颈子里。


  “你找我啊?”


  --找你个姥姥啊!


  所以若非特殊情况,他们这波人都不会直接提星轨的名字。


  


  辽溅虽然用“那谁”指代星轨,但片风还是有点紧张。


  能让辽溅主动提星轨,说明这事儿他很在意,达到了“不怕死”的级别。


  片风先回头看了眼确定没人再看了看辽溅身后,搞得辽溅也回头看了好几眼。


  “……哦。”片风终于又说了个字,他慢吞吞想了会儿,“哦。”


  辽溅觉得自己后槽牙要磨穿了。


  “你觉得不是?”


  片风又很仔细地想了想:“的确像。”他肯定的点了点头。


  


  片风是团队里的神枪手,作为一个神枪手,最厉害的就是眼睛,裸视左右5.3+这种就不吹了,关键是片风眼睛很毒,他虽然不喜欢说话,但能看透很多事情。


  当年卡索找到他表明身份的第一句话就让片风看出来他没在撒谎。


  然后卡索指着梨落说“这是我朋友”片风就发现他在撒谎,应该是“我想和她耍朋友的那种朋友”但他没有说破,然后卡索说“我弟弟丢了你要帮我,我会报答你的……”他支支吾吾说了好些话,片风看出来他很急但他讲的报答十有八九是空头支票。


  事后证明这个空头支票开了不止一张。


  其他四个人信了,片风没信,但他们还是都帮了卡索。


  等一切尘埃落定后,卡索说谢谢你们相信我,片风摇了摇头。


  “我没信你,但我知道我们会赢的。”


  片风说后半句的时候看着樱空释,卡索的弟弟,冰家的小幺,正安静地站在哥哥身后,用吸管喝一瓶柠檬汽水,一口接着一口。


  


  片风看人很准。


  目前还没错过。


  他说,星轨看星旧的眼神和樱空释看卡索的眼神有点像。


  那就一定是,有点像。


  这个肯定让辽溅好一顿搓手。


  谁都知道星轨喜欢星旧,不是哥哥妹妹的喜欢,而是情哥哥情妹妹的喜欢。


  月神曾经不客气地定论这段感情--就等着一朝乱伦,日夜笙歌了。


  她还强调了下,“日”夜笙歌。


  女人看女人总是和男人看女人不一样,月神老喜欢说星轨是个碧池,既然年纪小,那就是个小碧池。


  她好像是唯一一个不怕星轨,还特别喜欢呛她的人。


  当然她喜欢呛一切活着的两脚兽。


  当然更可能是因为她自己也比较邪门。


  月神,永远的三十未满,克死了一十八户相亲对象,皇柝是第一十九个,还是自动送上门的那种。


  星轨对此的评论是:嘻嘻。


  唉,扯得有点远了。


  关键是,星轨爱着她哥,她哥显然也对她有点意思这件事情可能除了卡索外所有人都看出来了。这种乱伦的感情和他们这帮人过去乱七八糟的生活相比简直不值一提,或者说什么锅配什么盖,深井冰适合凑一块,真没什么大不了的。


  但现在辽溅还看出来樱空释“可能”“也”“爱着”他哥,并且得到了神级鉴赏师片风的肯定。


  这就让辽溅好一阵头晕目眩。


  虽然他们这帮‘乱臣贼子’效忠了卡索,但卡索和樱空释这两个冰家子孙注定和他们是不一样的,他俩是白的莲,洁的雪,清的水,贵的金,是不可以同流合污滴。


  辽溅咽了口唾沫,后背发烫,屁股坐不住,小腿肚打颤。


  “所以,你,你也觉得释少爷……弯了?”


  片风想了想,开始擦下一把枪,第三遍。


  “没有,这有点复杂。”片风若有所思,同时又抬起眼看向辽溅。


  


  “不过,你看着没那么直了。”


  


  【2】这是谁家的人类幼崽啊


  


  辽溅某日厕所蹲坑,不知道谁在抽水马桶后盖上放了本纯爱小说。


  他草草看了几眼,现在故事情节已经完全不记得了,就记得了四个字--识于微时。


  很像他和释少爷的初遇。


  当然这是美化过的初遇。


  事实是,当时的辽溅被人用铁链比狗还不如的栓着,樱空释灰头土脸的从天窗上翻进来。


  荒山野岭,月黑风高。


  樱空释双手抓着窗沿半个身子晃荡半天,脚还是没踩到地,摔了个屁股墩。


  看他揉屁股的动作手感应该很好。


  如果是往常的辽溅,他是绝不可能有这样背离原始设定的想法的,只不过此刻他头昏脑涨,口干舌燥,90%的身体机能处于罢工状态,剩下的10%在勉强维持基本功能的前提下怎么放飞怎么自我。他在这个城郊的废旧仓库里已经被关了三天,断水断粮,看什么都多少带了点山珍海味的滤镜。


  辽溅盯着樱空释的屁股又吞了口口水。


  樱空释爬进仓库的时候,显然没发现他。他似乎在找什么东西,东摸摸西翻翻窸窸窣窣像只偷油的小老鼠。


  月光星光手机光,晃动着细胳膊瘦长腿的樱空释像一道霍然而至的光破开了辽溅眼前浓稠的黑暗。


  锋利却温柔。


  任何有常识的人都知道,黑暗中有人拿手机照脸其效果不亚于贞子穿屏,但当樱空释慢慢摸索着离辽溅越来越近直到两人终于四目相对的那一瞬间,辽溅因饥饿而反应迟钝的大脑向他千亿个神经元突触传达的脉冲信号几乎雷同于他在欣赏一幅伦勃朗的光影巨作。


  虽然他过完这辈子都不知道伦勃朗到底是个嘛玩意儿。


  他真好看啊。


  这是辽溅的第一个想法。


  他身上什么味道啊?


  这是辽溅的第二个想法。


  ……好香。


  辽溅咧开嘴笑了笑,龇出一口三天没刷的牙。


  然后,顺利把樱空释结结实实地吓着了。


  


  三分多钟后,樱空释终于用撕下的衣服碎片给辽溅堵了鼻血。


  一开始他是准备撕自己衣服的,奈何他身上的衣服质量太好,完全没有一般狗血小说里美少年身上的衣服撕必烂的效果。他闷不吭声看得出非常努力地在旁边撕,撕得他十指发白衣服也就皱了点。


  辽溅在一旁仰着脖子流鼻血,一哼哼就感觉咸腥味往喉管里涌。


  “我的,我的,我的……”他模模糊糊地吼,好不容易等布条堵了鼻孔才把脸放下来。


  小鬼看着瘦弱,拳头劲儿倒是不小。


  两人相对无言,手机放在一边的木箱上,给他们照亮一方天地。


  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樱空释皱了皱眉憋住一个嫌弃的表情,辽溅哼了一声把左鼻孔里的布团哼到了离他脚尖几步远的地上。


  “你是谁?”少年的嗓音像一把和好的糯米团子,却夹杂着不同寻常的冷静,他挺直背脊站在辽溅身边,像株刚抽芽的小树。


  辽溅半眯着眼睛打量他,他从没见过他,看样子也不像混他一个路数的。如果身后多个书包,倒十足是个高中生的样子。哎,现在的小年轻不是喜欢追求刺激探险鬼屋什么的,看着就是这回事倒正好方便我了。


  “我是辽溅。”辽溅瓮声瓮气地自报家门,“猜你也不认识。你只要知道老子牛逼就行了。”他瞧着对面的高中生明显愣了下,嘴唇动了动没吱声。


  “我不是坏人。”他补充,“你最好信。”


  高中生没说信也没说不信,目光仍是紧紧地粘在他身上。


  “你身上有吃的没有?”


  对方摇了摇头。


  “给我去搞点来。”辽溅提着一口气怕自己说着说着就晕了,饿死事小,没面子事大。


  他本来就快撑不住了,何况还放了血,脑子越发晕的厉害,他把目光死死凝在对方紧抿的嘴唇上,他的嘴巴真好看啊,翘翘的,软软的,像刚出笼的蒸包。他嘴唇的颜色也真好看啊,像薄皮虾饺沁出的那点粉,看着就让人很有食欲。


  鉴于当时的光照条件,辽溅这段比喻毫无事实根据,可以表明他的确在失去意识的边缘,但就凭这色香味俱全的脑补,竟真给他提起一口气来。


  吃货的世界还真是可怕。


  樱空释考虑了一下,就点点头站起来,临了又把带走的手机放回来。


  这是一定会回来的意思,莫名地很贴辽溅的心。


  但他又把手机放的足够远,莫名地又有点戳辽溅的肺管子。


  辽溅朦朦胧胧看小崽子从气窗上翻出去,又看他挂着一塑料袋吃的从气窗翻进来,整个过程明明从头到尾辽溅都死瞪着眼睛没晕,回忆起来却跟断片一样一片空白,只有樱空释两次出现的身影成为鲜明的标记点。


  看得出樱空释很急,跑的有点小喘。跑到辽溅跟前时凑得近了,鼻端之前那股若有似无的甜味就越发浓烈。


  跟有什么玩意揪着心尖尖那一指甲肉狠掐了一把似的。


  “你娘的怎么磨蹭这么久!你他妈去擦香水啊!”辽溅越大声吸进去的甜味就越多,越吸脾气就越收不住,倒不是因为饿的,具体是因为什么他人太累也琢磨不清楚。


  “给我过来……”


  樱空释掏出一瓶水,辽溅双手打开一边一个给绑的很行为艺术,也就只能伸直脖子就着他的手喝,一大口又一大口,喝得喉结咕咚咕咚直滚。


  水一会儿就下去了大半瓶,趁着辽溅换气当口,樱空释把瓶子收回了身前。


  “你什么意思?”辽溅本身也不是蠢货,现在恢复了些元气,眼睛便在黑夜里都亮上了几分。


  “过来。”他又说,声音沉了沉。


  樱空释看着他,同样目光灼灼,他身上的一切色泽似乎都不浓艳,所以眼眸的颜色也是淡淡的琥珀色,在手机光下,像两颗闪闪烁烁的玻璃珠子。


  那种好看的想塞后槽牙咬几下的珠子。


  “你这次帮了我,等我脱身肯定有你好果子吃。”辽溅感动于自己语气里的耐心,想了想还努力露出个貌似忠良的笑容,爱护祖国花朵,人人有责。


  樱空释当着他的面,又生生后退了一步。他脸上不见半分畏惧,相反倒有几分掩藏不住的兴奋。他一手水一手食物的举在辽溅鼻子前,示威一般地晃了晃。


  你他妈逗狗啊!


  “辽叔叔。”他嗓音里的稚气还没脱干净,脸颊也带着一丝婴儿肥,却偏有一股子与生俱来的高傲。当然稀罕他的人看他是骄傲,不待见的就觉得那是欠揍了,“我不仅能给你食物,还能给你其他想要的东西。你总不能在这里烂一辈子吧。”


  “谁他妈是你个小逼崽子的辽叔叔。”辽溅有点好笑,“你想要什么?”


  “你先答应我,我救了你,其他事我们之后再说。”


  “我要假装答应你等你救了我,我翻脸不认人可怎么办?”


  “熊家在倒卖军火这一行当里做了几百年的龙头靠的就是一言九鼎,我想你是不会骗我的。”


  辽溅越发觉得好笑。


  看得出,这个小屁孩的胆子真不是一般的大,偏偏做事想法又带着从未入世的幼稚天真。他原来知道自己是杀人不眨眼的军火商,却还能一派肯定的说出“我信你不会骗我”这样的蠢话。辽溅知道自己如今的地位虽然仰仗了先辈,但毕竟是一脚血一口肉杀出来的,要真只是靠一言九鼎,他早就被人嚼的骨头都不剩了。他落的如今的下场,也正是一时大意被自己养的狗咬了一口。


  十几载生死与共养的人心都不可信了,还信红口白牙上下两瓣肉一碰吐出来的东西?


  他又打量了樱空释几眼,细皮嫩肉,养尊处优的操行,他的高傲源于无知,他的自信源于初生牛犊不畏虎的天真。可不就活脱脱一个离家出走的小少爷来体验人生吗。


  非富即贵,可惜是傻的。


  辽溅不吭气,故意磨着小崽子的耐心,有滋有味地看他越发紧绷的脸和举久了微微颤抖的手。


  “你说话呀?”樱空释急了,眉头拧出个小疙瘩,把塑料袋晃的直响。


  “我答应你。”辽溅龇着牙,“你帮我出去,你要什么我都答应你。”


  那一刻小鬼如释重负地咧嘴一笑,刺得他肚子又咕噜了一声。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樱空释。”


  


  辽溅很久以后想,释少爷从见自己第一面起,居然就是没有说过假话的。




TBC



评论(3)

热度(120)